聊城营养师协会官网,营养师培训,营养师报考
最新发布
扩展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内容详情

窥视泛滥的网络用语对我们的影响

语言是一个民族的认同感的重要标志,是民族文化的鲜明标识。而语言文字是文化的衣裳,对于汉语言的规范用语,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呵护本民族的文化基因,其实不关是中国,世界大多数国家和政府都有设立相关的法规,来保护官方规范用语在公共领域和大众传媒中的使用和主权地位,比如,在浪漫之都“法国”,政府就规定所有公共服务部门,必须使用官方标准的“法语”,任何违反的个人或集体都将受到相应的惩罚,俄罗斯的总统普京也签署法令,规范俄语。
在这一点上,我国近期禁止“网络语言”上电视的做法,暂且不论它是“规范用语”还是“扼杀创造性”,从某一方面来说也算是符合“国际惯例”了。
但是语言规范也的保持与时俱进,不能停止僵直,不能脱离语言应用和语言发展的实际需求。网络用语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专业的行业用语,但却又不完全同于后者。随着网络的普及,网络用语随时可能进入千家万户,成为一种通用“语言”。因此我们必须加以客观分析,区别不同情况,以科学的态度认真对待网语。
网络用语定义
是由网民创造、于网络交流中使用的一种媒体语言。它广泛地出现在聊天、网络论坛(BBS)等各种互联网应用场合,代表了一定的互联网文化,并渗透到现实生活中,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一定影响。网络语言来源广泛,多取材于方言俗语、各门外语、缩略语、谐音、误植、甚至以符号合并以达至象形效果等等,属于混合语言,通常使用注音文、拼音首字母或火星文。而且由于语言及文化的不同,而形成了各种不同的、具有地方特色的互联网语言。一类网络用语采用的文字字形怪异,对于不甚了解的人来说,被称之为火星文、脑残文。
——摘自维基百科
网络语言种类
缩写或简称
缩写常见于英语等使用拼音文字的语言,例如以“bbl”代表英文的“be back later”、以“tmr”代表“tomorrow”以及以“GG”代表“good game”等。
缩写现象也以简称的形式经常出现在使用语素文字汉字的汉语中。例如,用“强退”表示“强行退出”、用“躺枪”表示“躺着也中枪”等。同时,网民还通过简称自创了不少诸如“不明觉厉”(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细思恐极”(仔细想想,觉得恐怖至极)之类形式上类似成语的四字词组。[2]此外,汉字的拉丁字母形式汉语拼音也常常被缩写,如“美眉”(měi méi)被缩写成“MM”。
谐音
例如以“cu”代表“see you”、“斑竹”代表“版主”。还有一些带有数字乃至纯数字的谐音,如以“3Q”代表“thank you”、“7456”代表“气死我了”、“886”代表“拜拜了”、“040”代表“林志玲”、“55”代表“吾、吾(有是的、认同或明白之意)”、“+oil”代表“加油”、“十卜”代表“support”。
使用符号词
主条目:表情符号
例如表示微笑的“:)”[1],以及Orz等。
旧词新意
赋予现有词语新的含义。如将“管理员”称作“猴子”,因为“管理员”与“鹳狸猿”谐音。(鹳狸猿也是网络十大神兽之一。)又比如“闪”(离开)、“灌水”(张贴或回复无意义的帖子)、“潜水”(在论坛只看贴不回复)和“裸奔”(未登入帐号即发表帖子)等。
发展脉络
如果留意和总结一下近几年人们在表示愤怒时常说的词语,就会发现一条清晰的演化路线。即从最初由港台引进的“哇噻”(尽管后来在国内它大多代表惊喜的意思,但起初这却是句骂人的话)——我操——我靠——我倒(现在多用这个字面上比较文明的形式)——我晕(目前正流行,本人认为其是“我倒”的替代词)——我笑。为什么中间的那几个都被人们从起初的接受到后来的放弃,这是一个人民群众在语言使用过程中选择的过程,那些不符合时代和社会发展的词语最终会被抛弃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而只有那些被大多数人所认可的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针对互联网网络用语泛滥的情况,某专家发出呼吁,抵制“你妹”、“蛋疼”等粗鄙、低俗的网络语言,还网民一个纯净的互联网环境。在这里冲锋耗不得不吐槽:砖家你这样搞,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说话了?
网络用语之所以能够传播,在于它被认同,反映某种现实,类似你妹、蛋疼这些网络用语,生动形象地体现了网民们当时的心情,为什么不能用来表达情感呢?也许在网络用语的青春期里会出现许多不好的词,但是这些词能存活多久,就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总而言之,网络用语的发展是靠广大网民们的共同努力,无论发展成如何,所谓的专家们都无权干涉,或者对此指手划脚,毕竟,专家们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网民称为“砖家”了。
——来源:百度百科
语言规范既定的方针
语言作为社会上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总应该有一定的规范。缺乏明确规范的语言,难以充分发挥其传递信息、交流思想、承载文化的功能。语言规范的出发点是为应用而规范,决不是为规范而规范。语言规范不能脱离语言应用的实际,也不能脱离语言发展的实际。从应用中来,到应用中去,这是语言规范必须遵循的原则;源自语言实践,服务语言实践,这是语言规范既定的方针。(詹伯慧,2001:126)
一般意义上的语言规范化,是指作为全社会共同交际工具的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化。2001年1月1日我国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该法是我国第一部有关语言文字的专门法律,它规定了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作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法律地位,并对国家机关、学校、新闻媒体和公共服务行业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做出了明确规定。除非有特殊情况和特殊需要,我们应该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来作为社会上共同使用的语言。
包括公务上的口头交际、文书往来,学校教学媒介,报刊、影视和一切公开出版物,一般都不宜随意脱离语言规范的轨道,这使我国语言文字的规范和应用走上法制化的轨道。衡量是否合乎规范,主要是看在运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时有没有抵触规范的问题。
对网络用语的不同声音
从网络用语的诞生之初开始,对网络用语的流行和规范, 以及网络用语对汉语语言文字的影响的思考就从来没有间断过,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对此我把他们分成了,支持者,反对者和界于中间的中立派。(以下观点均来自网络)
支持者
支持者认为, 对此类网语应持积极扶持的态度。他们认为类网语生动风趣、有人情味,是语言的发展,观念的更新。顾晓鸣先生是网语的热心鼓吹者,他认为,“‘网语’是一种可以体现现代人生存和思维状态的新语言”,它的出现在语言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还专门编过一套《草鸡看世界》的丛书,而且丛书的全部稿件都是通过网络电子邮件和聊天室沟通完成,从头至尾使用的都是网语。作家陈村则认为,在电脑上,中文表达本身存在缺憾,使用网语会显得更加生动、活泼和形象,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也会显得新鲜,有个性。《中国网络语言词典》的主编于根元先生认为“互联网是高科技,越是高科技的东西就得越有人情味。网语的出现是因为它是网民减少语言障碍、上网方便的需要。”据媒体报道,在有383人参加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网络语言”的网上大辩论中,认为网络语言“作为对传统语言的补充,应该走进大雅之堂”的占67.10%。看起来极不规范的网语却是许多网民爱戴的“正宗语言”。
反对者
语言是一门文化,网络用语的弥漫会让年轻一代渐渐混淆了与正统国语的界限,这也是对中华5000年文化的一种慢性侵蚀,难不成网络用语还得写进语文课本?更可笑的是曾经看过报道说某部队竟然把网络用语写进部队教材,我想这指挥官脑袋瓜是长屁股上的,以为自己很新潮很时髦?不去杜绝和制止,反而去提倡,这是对我国传统语言文化的亵渎,是对先祖的亵渎,绝对不应提倡。网络用语是旁门左道,传统语言才是正统。举例:打仗时,打赢了指挥官对士兵说”给力啊!”;打输了,指挥官对士兵说“尼玛!”,试问这样的部队还能打仗么,还能保家卫国么?
中间派
很多人认为网络语言会严重影响到我们平时所使用的语言,它会扭曲语言的规范性,慢慢开始挑战语言的权威性。不过,网络语言也不完全是不好的,它能形象表达你所要表达的意思,简单明了,在网络中用起来很方便。当然,有很多网络用语是很不规范的,不能用在书面上的。例如:TMD、886、伊妹儿等等的用词,即使在上网时使用是非常方便的,可是一旦你用在考试上、作业上,你就只能得到零分的下场了。而且,在网络语言不断追求个性、不断创新的洪流中,语言的粗俗化也是确实成为了一帮人的低级趣味。如今的网络可以说充斥着粗俗、轻佻的语言。
不过,抛开网络语言的好与坏,其实某些网络语言会反映一种社会态度。比方说,“打酱油”、“俯卧撑”、“躲猫猫”一类网络热词,折射出网民参与公共事件、表达意见的隐衷。不论是“打酱油”、“俯卧撑”,还是“躲猫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流行语都来自新闻事件。网友言此意彼,避免使用直白的语言交流意见,通过某些已经达成共识的网络语言表达质疑。事实证明网民的质疑几乎都是正确的。为何在言论空间更为宽松的互联网上,网友不直抒胸臆,而采取“曲线表达”?其原因之一,是网络媒体尤其是各大论坛都对一些关键词进行技术性屏蔽,对一些敏感性话题进行内容审核,导致网友难以畅所欲言。
因此,我们不能以偏概全,或说其好,或说其坏,客观地对待网络用语。
我的观点:摆正心态采取客观和科学的态度对待网络用语
对于已经存在的并被大家广泛认同网络用语,要进行客观,公正的审识,精华与糟糠要有所鉴别,然后加予正确的引导和规范,取其精华,去其糟糠。
所以当我们面对着网络用语的冲击的时候,不必惊慌,我们要保持理性的头脑去拥抱和认识到网络用言的本质,用包容的心接纳它,把它当成一种别具一格的“文字艺术”。就其本质而言它能够诞生,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影响力说明它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歹徒”。它有其存在的价值和生存的空间,现在很多人已经熟悉和认同了它们的存在,并逐渐使用在日常的生活交流中,网络用语这些为了方便“输入”而产生的文字某种程度上已经也是一种对语言文字的“发展”应该可以和成语、方言、俗话一样,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一部分(仅限于其规范,健康,积极的网络语)。
同时也需要有关部门做好对网络语言的规范和引导作用,积极提倡使用规范,健康,积极的网络语言,杜绝低俗,色情,污秽的不文明网络语言的出现。
总之,互联网的发展之快,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之大,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人类的想象。作为生活在新世纪的我们,对于新兴的文化(网络用语)我们要学会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它,用客观和科学的态度去审视它,用规范语言的强制手段,和通过继承和发展中国博大精深传统文化来制约我们在网络中出现的一些”不正常“的语言行为,淘汰那些过于牵强附会、只迎合少数人的低级趣味与不健康情调的网语词汇。
聊城市营养师协会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站(www.lcyysxh.com)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 联系方式:聊城市营养师协会 QQ:2195785215
上一篇上一篇文章:李玉刚是真出家还是偶尔禅修为沉淀自己下一篇:下一篇文章:看2015年房地产行业走势!